天天向上教育网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

简介: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5/3198823.html江西高安上湖旧石器遗址发掘进展与收获江西高安上湖旧石器遗址发掘进展与收获据“江西考古”公众号(供稿:李浩 中国

欧亚草原人群迁徙促进文明交流欧亚草原人群迁徙促进文明交流据中国社会科学网(索明杰):欧亚草原孕育了古老文明,同时起着东西方文明交流与沟通的大陆桥梁作用,推动着人类历史的发展。

在这片土地上产生了旧石器技术、细石器文化、青铜文化,同时也产生了促进文明交流与沟通的青金石之路、辉煌的青铜器之路、奢华的金银器之路、玉石之路、小麦以及驯化牲畜的传播之路,我们统称为“草原丝绸之路”。

欧亚草原文明作为世界历史发展的原动力,在中国古代历史发展中表现得最为明显。

创造如此灿烂文化和交流与沟通载体的人类,其种属与渊源、构成与分布,对研究欧亚草原游牧文化以及对世界历史发展进程都具有重要意义。

欧亚草原人群从哪里来,这已经属于人类起源问题的一部分。

早期人科成员从猿的系统中分离出来的原因和动力,历来是人类学家们争论不休、引人入胜的命题。

早在19世纪,达尔文已经指出非洲的大猿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因此推断最早期的人类起源于非洲。

一百多年来,古人类学化石的发现为人们探讨早期人科成员的起源和演化问题了直接证据。

南方古猿是已经为人们所肯定了的人科成员,其生存的地质时代从第三纪的上新世一直延续到第四纪的早、中更新世,即从500万年前到100万年前。

当人类社会发展到5万—4万年前的时候,我们祖先体质上的进化又达到一个新的阶段,出现了若干不同于早期智人的特点。

例如,其前部牙齿和面部明显减小,眉嵴变弱,颅高增加,这些特征已与今天的现代人基本一致。

因此,在系统分类该阶段及其后的人类统称为晚期智人或现代智人,即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

我们这里所谈到的晚期智人,特指生活在晚更新世后一阶段、在考古学分期中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化石人类。

该时期的人类在分布范围上明显扩大,除欧、亚、非三大洲外,他们的足迹还跨入美洲和澳大利亚。

人类学界存在着两种相互对立的理论,一是“单一地区起源论”,也叫作论、替代论、迁徙论或者“夏娃”理论。

也就是说,世界各地的远古人类中只有一处人群成功演化为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类型的智人。

该理论认为现代类型的智人都是由当地的早期智人以至直立人演化而来,世界各大人种的性状在很远以前便存在着区别,他们各自平行发展,当然避免不了有基因的交流,最后演化成现代各色人种。

1987年美国学者通过对世界各地女性线粒体DNA研究,提出现代人类是20万—10万年前由非洲的一个女性繁衍下来,以支持夏娃理论。

近两年来,丹尼索瓦人的发现与研究都支持单一地区起源论。

尽管如此,近年来一些分子生物学家通过实验得出了与“线粒体夏娃”理论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结论。

现代人种的起源问题并没有因为DNA方法的应用而得到最终解决,还有待于进一步探索和研究。

现代人起源的复杂性使欧亚草原大陆通道上的人种构成与分布相对复杂,我们可以分北亚、中亚和西亚三个区域来认识古人种的构成与分布。

蒙古人种的典型特征在叶尼塞河以东的中西伯利亚和东西伯利亚民族中表现得最为突出,而在叶尼塞河以西的西西伯利亚等地区民族中,由于自古以来欧罗巴人种和蒙古人种不断混血,蒙古人种的特征显著减弱,在南西伯利亚地区也有同样的现象。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居民中也有蒙古人种的成分,该地区的主要种族成分是蒙古人种中的北亚人种,又可以分为两个基本类型:贝加尔类型和亚细亚类型。

贝加尔类型(长颅型)在拉姆特人中表现得最为典型,在远东地区其他通古斯—满语民族中也以该类型为主要种系成分;亚细亚类型(短颅型)以雅库特和布里亚特人(相对单纯的亚细亚类型)为典型代表。

典型蒙古人也可以分为这两个类型,但在一些区域性群体中混入了某些东亚人种的成分。

爱斯基摩人和阿留申人是东北亚人种的典型代表,在他们中间可以看到一些可能与古代东亚和东南亚居民有关的种系成分。

在黑龙江下游一些族群中,除贝加尔类型外,还有一些其他种系成分,如尼福赫人(俄罗斯东部地区一支少数民族)的大多数特征属北亚人种,但发达的胡须和显著的突颌特征又与北亚人种截然不同,可能是和千岛人种混血所致。

中亚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欧亚大陆的交通枢纽,中西交往历史悠久、极为频繁,因此在人种成分方面也非常混杂。

塔吉克人,特别是山地塔吉克人是比较单纯的印度—地中海人种,属该人种下属的地中海东支(印度—阿富汗类型);平原塔吉克人中则混有少量的蒙古人种因素。

土库曼人的欧罗巴人种特征比较明显,一般属于印度—地中海类型,但在不同地区的土库曼人群中,存在不同程度的蒙古人种类型的混杂现象,尤其是阿姆河下游(花剌子模)的土库曼人中有较强的蒙古人种特征(如蒙古眼、鼻根低、胡须弱、面部较高而宽)。

根据古人类学的材料推断,中亚地区在公元前没有蒙古人种成分,都属于欧罗巴人种,蒙古人种类型对该地区的渗透始于东汉时期。

其中,阿富汗的主要居民、伊朗的大部分居民、伊拉克的部分居民、阿拉伯半岛的大部分居民都属于印度—地中海人种的各种类型。

古人类学材料证明,至少公元前4000—前3000年,苏美尔人的种族特征就应属于印度—地中海人种,因此,该人种成分在西亚地区可谓源远流长。

但是在西亚的北部地区,特别是外高加索的居民,具有明显的巴尔干—高加索人种的特征,如亚美尼亚人。

除上述欧罗巴人种成分外,在阿拉伯半岛,少数居民是来自非洲的尼格罗人种,半岛南部的某些阿拉伯人中也混有黑人的成分。

通过复杂的人种构成与分布可以看出,欧亚草原很早就有人群的迁徙与交流。

以往我们说起丝绸之路上的中西交流,往往指的是物质、精神、宗教文化、科学技术等方面的交流,大都忽视了作为各种交流载体的人种人群间的交流。

从各地区复杂的人种成分可以看到,这些人群从古至今在欧亚草原上繁衍生息,通过长时间的四处迁徙,不断交流、混血,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在相对安全平和的先天地理优势下,打通了欧亚大陆通道,加强了各色人种相互间沟通和交流,开创了古代欧亚草原丝绸之路,使东西方文明不断交流,成为世界历史发展的原动力,推动着人类历史向辉煌迈进。

(作者单位:内蒙古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相关报道:草原丝路延展人类文明传播据中国社会科学网(刘迎胜):每一种文明都是灿烂的,但任何民族的创造力终究有其局限。

文明间交流的便利与否,决定了文明发展的速度与方向。

历史上的草原丝路是沿线各国人民共同的文化遗产,研究它的历史,对增进相互了解具有重要作用。

世界各地的人类因环境、发展过程、生产与生活方式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思维与文化。

每一种文明都是灿烂的,但任何民族的创造力终究有其局限。

文明间交流的便利与否,决定了文明发展的速度与方向。

历史上的草原丝路是沿线各国人民共同的文化遗产,研究它的历史,对增进相互了解具有重要作用。

草原通路与史前文明传播旧大陆的地中海东岸所谓“新月地带”,是已知人类农业文明的最早发祥地。

约旦河谷的杰里科遗址与土耳其的加泰土丘都发现产地遥远的文物,说明当时已存在跨文化交流。

“四大文明”中心的三个,古埃及、古巴比伦和西印度河流域文明相距较近,交流较便。

那么,在古代东西交往中,草原民族扮演了什么角色呢?亚欧大陆北部,东起大兴安岭,西至黑海之滨,由于纬度高,远离季风带,降水少,那里的古代人类顺应自然,发展了游牧经济。

1923年,法国古生物学家桑志华与德日进在宁夏银川附近发现距今3万余年前旧石器时代的水洞沟遗址,根据出土石制品的类型和技术特征,提出其文化源于欧洲和北非的观点。

2016年,我国考古学者在阿勒泰吉木乃县的通天洞旧石器遗址发现了4.5万年前旧石器时代中期的多种石器,其年代与地理位置恰处于宁夏水洞沟与俄罗斯丹尼索瓦人遗址之间,为远古人类沿欧亚草原向东迁移说了最新证据,被列为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中外考古学者近年来对史前车辆、冶金与小麦种植东传的研究,更新了学界对草原游牧民在史前东西文化交流中作用的知识。

1924年,苏联俄罗斯联邦戈尔诺·阿勒泰州的乌拉干区发现了相当于我国春秋至战国初期的斯基泰/塞种巴泽雷克古墓葬区,出土物中有不少我国中原出产的捻股丝线织成的平纹织物。

这些考古发现,是全面认识汉以前游牧民在丝绸之路中地位的重要资料。

他们了解到丝产自亚历山大所征服的领土以东之地,把出产丝绸的国度称为赛里斯,意为“丝国”。

1146年,意大利西西里国王利用掌握蚕桑技术的拜占庭希腊俘虏开始生产丝绸,后来蚕桑业传到意大利和欧洲其他地区。

在瓦特发明蒸汽机之前,马匹对人类交通的意义不亚于今日之火车、汽车。

张骞路过大宛时,发现当地骏马与习见的蒙古马差异明显,以“汗血马”名之。

“汗血马”在元、明两代称为“阿鲁骨马”或“小西马”,仍然是中亚各部进献的主要贡品。

1342年,罗马教廷使节马黎诺里抵达上都,其国礼是一匹墨色如云两蹄白的骏马。

隋代裴矩记载了对外交往的“北道”,从今哈密西北行,经叶尼塞、鄂毕等“北流河”至黑海沿岸的拜占庭。

大食地理学家也记载了从中亚草原前往东方的道路,有些地段可与汉文史料所记逐站对比。

13世纪上半叶,连接华北与西域的交通线大体为:由中原北上,至蒙古国东部克鲁伦河谷,西行至和林,趋金山,折而南下至别失八里,然后沿天山北麓抵阿力麻里、塔剌思,向西北可达欧洲,向西南则入波斯。

入元的基督教徒为数甚多,教堂通常称为“十字寺”。

斡罗思是俄罗斯的蒙古语读法音译,海都诸子中有名斡罗思者,还有贾斡鲁思台。

忻都是元代对印度的称谓,元代名忻者的蒙古人和色目人不少。

忽思慧所著《饮膳正要》中许多来自西域或草原地区的饭食,常是羊肉和其他配菜做成,许多肉食保持蒙古语名称,如“塔剌不花”(即土拨鼠)、“也可失剌浑”(大金头鹅)等。

元代将烈酒称为“阿剌吉”,是ara的音译,其制法是“用好酒蒸熬,取露成阿剌吉”。

这一时代在草原之路上留下足迹的旅行家很多,著名者有契丹人耶律楚材、道士丘处机、女真使节乌古孙仲端、元宪宗使臣常德、英诺森四世教皇使臣普兰诺·卡尔辟尼、法国国王路易九世使臣鲁卜鲁克、小亚美尼亚国王海屯一世、明成祖使臣陈诚与白阿儿忻台、帖木儿帝国的使臣盖耶速丁·纳合昔、西班牙卡斯蒂利亚国王唐·亨利三世的使臣克拉维约和康熙派往伏尔加河访问蒙古土尔扈特部的图理琛等。

一对欧洲攀山男女伙伴,周日(28日)在巴基斯坦尝试征服当地有“杀人之峰”(Killer Mountain)之称的南伽峰期间失散并被困,来自法国的女性攀山者成功获救,但因为天气和其他因素影响下,决定停止对另一名来自波兰的攀山者的搜救行动。

然而,利沃尔的好友、波兰人马茨凯维奇(Tomasz Mackiewicz)的搜索行动则被迫取消。

欧洲多国近日出现诡异的“橙色雪暴”,俄罗斯、乌克兰等地的滑雪胜地披上橙雪。

有水文气象专家上周六(24日)到达索契视察,认为是风把撒哈拉沙漠的沙带来所致,之后像雨般降落雪地。

西伯利亚2007年亦曾出现橙雪“异象”,当时科学家归咎将之于附近发生的一场沙尘暴。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1/3199245.html欧洲发现有7000年历史的家猫祖先——近东野猫遗骸 为猫的演化故事再添波折欧洲发现有7000年历史的家猫祖先——近东野猫遗骸 为猫的演化故事再添波折(Credit:Wikipedia Commons)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VIRGINIA MORELL 编译:钟慧元:欧洲发现了有7000年历史的近东野猫遗骸,为猫的演化故事再添波折。

约在7000年前,新石器时代早期的农民从肥沃月湾(Fertile Crescent)出发,带着他们新近驯养的动物如山羊、绵羊、牛和狗一起走。

但他们可能不知道,有一种偷偷摸摸的小动物,也就是近东野猫(Near Eastern wildcat),也搭了顺风车、跟他们一起上路了。

当这些人类移民约在6000年前抵达波兰、开始把森林变成开阔的田野与农地时,啮齿动物与野猫──我们家猫的祖先──立刻就安顿了下来。

这是一项新研究的结论,而这项研究在早期农业聚落附近的四个洞穴中,发现了已知第一具近东野猫的遗骨。

「这实在太意外了! 」研究主持人马达琳娜. 克拉卡兹(Magdalena Krajcarz)说,她是波兰托伦(Torun)尼可拉斯哥白尼大学的动物考古学家。

其中有一项很值得关注的发现,是跟陶制容器一起嵌在一层沉积物中的猫肱骨,也就是长腿骨。

他们并不确定那只猫跟人类到底有没有关系,克拉卡兹说──新石器时代的人类偶尔会去洞穴,骨头也可能是被掠食动物带进洞里的。

但这只猫科动物的出现,暗示着它就算不是完全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可能也是安然自在地生活在人类附近,这是彻底变成驯养动物的重要步骤。

现代所有家猫都是近东野猫的后代,这种动物最早是在约1万年前于近东地区被人类所驯养。

根据这篇于7月13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研究,现在又在欧洲发现了近东野猫,可能会让这个故事再多添一些波折。

举例来说,科学家在这些洞穴中还找到了四只欧洲野猫(European wildcat)的骨骸,这是近东野猫的欧洲原生种亲族。

这代表当近东野猫来到新家(这两个物种的最后共祖约出现在20万年前)的时候,一定也曾经遇到这些远亲。

这带出了许多引人入胜的问题,克拉卡兹说,像是这两种猫科动物会不会竞争猎物、或甚至杂交。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意味着人类宠物猫的演化历程,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

有其他研究显示,新石器时代的人类会用粪肥替作物施肥。

能看出这点,是因为他们骨骼中的含氮量很高,他们养的狗和家畜的骨骼也是一样。

然而,近东野猫骨骼中的氮浓度比较低,是这些野猫「跟人类关系不太亲密」的迹象,当然牠们就不是依赖人类取得食物,克劳迪欧. 奥托尼(Claudio Ottoni),罗马智慧大学的古遗传学家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相反的,这些猫吃的可能是生活在农地中的啮齿类,或许包括了近东家鼠(Near Eastern house mice)、还有当地的原生物种如田鼠(vole)和森鼠(wood mice)。

欧洲野猫骨骼分析的结果,也显示了类似的模式,代表它们利用的也是农田与谷仓中的猎物。

但分析显示,欧洲野猫的食性已从之前吃的小型森林动物转为野生的候鸟(如鸫),这些鸟类可能是被新开垦的空旷农地吸引来的。

举例来说,欧洲的基因或许会让欧洲这片地区的近东野猫在更久之后才被人类彻底驯养。

这样是说得通的,因为真正的家猫骨骸,要到公元200年才出现在波兰。

如今,家猫和欧洲野猫还是会杂交,这对欧洲家猫的遗传健康是一大威胁。

并未参与这项研究的奥托尼,对这项分析了古代野猫食性的研究大加赞赏。

「这代表的是」我们对家猫演化知识的「重大进展」,他说。

追溯抵达人类沙发之前的旅程考古学家怀疑,近东野猫──比现代家猫稍微大一点、但外型几乎一模一样──首度溜出沙漠、是为了好好享用能轻松到手的餐点:在肥沃月湾农田间横行的家鼠。

「一般认为,狼和猪应该也是以很类似的方式踏上驯养之路。

已知最古老的家猫墓葬(一座有9500年历史的坟墓),是2004年在土耳其本土南方约70公里处的塞浦路斯岛上发现的。

跟那只八个月大的猫咪葬在一起的还有些装饰性文物,包括贝壳、打磨光滑的石头,以及一具年约30岁的人类骨骸(性别不明)──或许,他是猫的主人。

因为塞浦路斯并没有原生的野猫,有些科学家认为,是水手在约1万年前把这些猫科动物带到岛上去的。

到底是遗传与生活方式上的哪些改变,把野猫变成了家猫? 这方面还有许多问题待解。

比方说,它们是靠着远洋船只扩散到全球、还是靠四条腿慢慢地从一个聚落走到下一个聚落?克拉卡兹希望,更进一步的遗传分析有一天能揭开野猫从沙漠到农田、再到壁炉前的温暖处——还有我们心里——的那趟完整的旅程。

在这张图像的中心,“红色精灵”的卷须似乎正在升起,抵达星光熠熠的夜空。

江苏省南京市近日公布2018年重要考古成果,当中包含了明太祖朱元璋大女儿临安公主与六女儿怀庆公主的墓穴。

两人的墓葬都是砖室墓,分前后室,棺安放在后室。

大公主的墓穴因被盗墓缘故,出土的陪葬器物不多,仅有瓷缸、瓷盏、铜镜、金冥币、金饰件、玉串珠和人骨等10多件遗物。

六公主的墓穴规格和结构上,与大公主的相同,但随葬品更少,只有陶缸、铜钱、金饰件、玉石珠等少量遗物。

不过比较特别的是,怀庆公主的墓穴里还有两具猫骨。

该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约600年前的明初公主墓在南京相继现身,考古成果对于明代皇族的丧葬礼俗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7/3198530.html江苏省张家港市黄泗浦遗址有助了解唐朝僧人鉴真东渡日本历史鉴真曾多次东渡赴日,其石刻雕像被安放于日本奈良的寺庙。

江苏省张家港市的黄泗浦遗址近日入选“2018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成为该省唯一入选的遗址。

现时被掘出的唐代大型建筑非常罕有,考古人员在遗址东部发现一些寺院建筑,另在一些建于唐、宋两代的河道中,起出土石佛雕像和天王雕像的头部,而宋代河道内和明代桥墩内亦含有大量宋代风格的文字砖,这些发现与文献记载极为脗合。

资料显示,“黄泗浦”三字最早出现于在公元七七九年的《唐大和上东征传》中,此文献则为日本文学家真人元开撰写。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5/3198823.html江西高安上湖旧石器遗址发掘进展与收获江西高安上湖旧石器遗址发掘进展与收获据“江西考古”公众号(供稿:李浩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赵文杰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江西地处长江中下游的过渡地带,是远古人类沿江迁徙扩散的必经之地,也是史前文化交流融合的纽带和核心地区。

但是,在旧石器时代考古方面,由于长期以来专业力量薄弱,导致工作进展缓慢,旧石器遗址的发现和研究程度都比较有限,尚未充分发挥旧石器考古研究的学术意义及其服务社会的作用和价值。

从2019年开始,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紧密合作,在江西开展了深入、系统的旧石器时代遗址联合、发掘与研究工作。

其中,上湖遗址是此次中最为重要的发现之一,遗址地表分布着较为密集的石制品。

上湖遗址高密度石制品的发现,在中国南方旷野类型的旧石器遗址中是非常重要和难得的。

但是,由于长期的砖厂取土等原因,遗址发现时已经遭到严重破坏。

考虑到上湖遗址的保存状况和文化遗物发现情况,联合考察队随即向江西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申请2020年度抢救性考古发掘。

在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关怀下,发掘项目于10月初顺利获批,批复发掘面积100平方米。

10月底,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宜春市博物馆和高安市博物馆组成的联合考古发掘队,开始了对上湖遗址为期近40天的考古发掘工作。

根据遗址地表石制品的分布情况,共划分出三个发掘区域。

其中,A区沿先前烧转取土时挖出的人工剖面布设,主要为探明遗址的地层堆积情况,发掘面积约10平方米。

B区和C区位于地表石制品分布相对密集的区域,发掘面积均为35平方米。

发掘按照自然层与水平层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在每一自然层内按照5厘米为一水平层进行精耕细作式的发掘。

第1层:现代表土层,土质疏松,粒状结构为主,含较多现代植物根系,部分区域可见现代扰坑,与下伏原始地层界线明显,厚度不一,最薄处约5厘米,最厚处约55厘米(为现代扰坑);第2层:暂流水沉积层,红色(10R 4/6),主要由坡面流水侵蚀物质再堆积而成,粘土质,土质较紧实,块状结构为主,含细小石英颗粒及少量植物根系,该层出土数量丰富的石制品,是遗址的主要文化层位,厚度约30厘米;第3层:均质红土层,红色(10R 4/6),粘土质,土质紧实,棱块状结构轻度发育,含石英颗粒,出土少量石制品,厚度约30-40厘米,其是由河漫滩相粉砂沉积经强烈的风化成壤作用而形成的;第4层:网纹红土层,深红色(7.5R 3/6),粘土质,土质紧实,棱块状结构非常发育,其也是由河漫滩相粉砂沉积经强烈的风化成壤作用而形成,存在显著的网纹化现象,不含石制品,发掘可见最大厚度约1.2米,未见底。

遗址发掘过程中,我们与西北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的张玉柱老师以及汕头大学海洋科学研究院的涂华老师合作,开展了上湖遗址的地质考古工作,对遗址所在区域的阶地发育情况和地貌演化历史进行了实地考察和探讨,并在B区剖面系统采集了样品以进行沉积学、年代学和土壤微形态学等多学科交叉研究。

此次发掘共出土有坐标记录的石制品6302件,其中A区102件,B区3030件,C区3170件。

整体来看,上湖遗址石制品组合表现出明显的小型化特点,包括小型石片以及以小石片为毛坯制作的各类轻型工具(刮削器、凹缺器和锯齿刃器等)。

因此,对上湖遗址出土石制品的后续深入研究,将为我们重新思考和认识远古先民在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技术适应策略和生计模式等问题重要信息。

江西省文物局、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宜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高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以及上湖乡领导先后来到遗址进行考察和指导,并对考古队的发掘工作和日常生活给予了温暖的关心和慰问。

除了了解上湖遗址考古发掘进展情况,各级领导也都非常关注和重视遗址后续的保护和利用规划,并对遗址下一步的研究和保护工作提出了宝贵的建议。

进一步的光释光测年分析,将为我们遗址的具体年代信息。

发掘所获的大量旧石器标本,将为我们认识赣鄱大地远古先民的繁衍生息历史宝贵材料。

同时,作为江西省第一个经过正式考古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上湖遗址的发掘、研究和保护,必将极大推动江西省旧石器考古研究工作的发展,进而为延伸江西历史轴线、丰富江西历史内涵坚强的考古学支撑。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1/3198864.html江西九江闹市惊见海市蜃楼 巨厦屹立云端如仙境九江市武宁县在闹市中出现海市蜃楼奇观(神秘的地球报道)江西九江市武宁县前日下午在闹市中出现海市蜃楼奇观,在延绵的山脉上方出现两栋高楼大厦,远看仿似屹立云端,令人啧啧称奇。

据目击者之一的吴先生表示,当日傍晚5时许,他在家中的阳台突然看到云雾中若隐若现有好几处巨大的楼房,“那几栋楼房一直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直到天色逐渐变暗后消失。

据资料显示,海市蜃楼是一种因为光折射和反射形成的自然现象,简称蜃景,是地球上物体反射的光经过大气层折射所形成的虚像,常见于发生沿海和沙漠,在城市出现的情况相当罕见。

位于乐平市涌山镇的鸡公山,一派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景象。

有“赣鄱人类起源,万年陶邑涌山”之称的江西省文物保护单位赣鄱古人类文化遗址就隐于此山中。

转过一个弯道,眼前豁然开朗,一个看似极其普通的山洞展现在人们面前,洞口右侧醒目地竖立着一块刻有“涌山古人类洞穴遗址”的碑石。

记者了解到,早在1962年11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在江西省文物管理会协助下,对涌山洞穴遗址进行了科学发掘,由此揭开了江西境内首个古人类居住点的神秘面纱。

他们在考察中发现,洞口附近堆积物分四层,包括石钟乳层、角砾岩层、黄色沙质土层等,在第三层中出土了多种动物化石和石英质石片,其中几件石片有明显的人工打击痕迹,包括石制器的几个基本特征,如打击点、台面、破裂面,尤其是台面有二次打击痕迹。

经鉴定,涌山岩洞遗址发现的骨片化石属华南中更新时期(距今250万年至15000年)的动物化石,包括有大熊猫、剑齿象、豪猪、黑鼠、犀牛、水牛、羊、水鹿等动物化石。

2011年5月,考古专家在涌山鸡公山发现大量的原始软陶、夹砂夹碳陶、红陶、灰陶等,几乎涉及各个阶段、各种品类的陶器陶片遗物十分丰富。

国内众多考古界和古陶瓷研究界名流齐聚涌山镇鸡公山,进行了一场持续数日的涌山镇旧石器遗址专家咨询会。

经过鉴定,专家们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陶鼎足(距今约5000年)、商代陶片(距今3300年)、西周——原始青瓷豆(距今约3000年),旁证了景德镇“瓷都”“瓷源”的身份。

此外,专家还在洞穴里发现一万年前原始人类的疑似“划刻”。

2014年12月27日,由乐平古稀农民徐裕西倾其所有建成的涌山古人类和古陶瓷文化馆正式开馆,吸引了考古专家和古陶瓷研究学者前来捧场。

经过60多年的考古论证和数代人的文化寻根,历史终于呈现。

正是穴居于涌山洞穴的祖先们,在发明制作原始陶器的时候,开启了景德镇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的陶瓷文明史。

以涌山地区为代表的陶器发明,使人类由“石器时代”进入了“陶器时代”。

涌山岩洞遗址的发现,揭开了江西境内远古人类生活的序幕,其意义和价值不可估量,填补了江西旧石器时代考古空白,谱写了赣鄱大地人类文明新篇章,丰富了华南地区旧石器时代文化遗物内涵,对我国旧石器时代人类及其文化知识比以前丰富了很多,有些传统的说法也随之作出修改或补充。

同时,这一发现为寻找原始人类及其文化遗物了线索,在生物学、历史学和人类发展史研究上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构成了一个天然的生物史和人类史“博物馆”。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7/3198809.html江西南昌赣江新区七星堆发掘出三国至隋代期间的六朝墓群 出土700多件孙吴时期文物江西南昌赣江新区七星堆发掘出三国至隋代期间的六朝墓群 出土700多件孙吴时期文物据东网:中国考古团队花逾一年时间,近日在江西南昌赣江新区内的七星堆中,发掘了三国至隋代期间六朝的墓群,现清理出73座,规模庞大、保存良好。

此外考古人员更起出700多件孙吴时期的文物,对历史研究有重大价值。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指,古墓中以六朝墓葬数量最多、形制最丰富、规模最大、级别最高,情况实为罕见,且是保存较佳的大型六朝墓群。

研究院指,已清理出的古墓中,有26座的形制较为清楚,初步估计是南昌近年来所发现,规模最大的六朝古墓群,而起出的文物中主要包括瓷器、陶器、金属器、石器等,普遍为模型明器、日用器、陪葬俑、武器等。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5/3198719.html江西瑞昌多地发现旧石器时代石器江西瑞昌多地发现旧石器时代石器据九江新闻网(何将仁廖海兵):近日,考古人员在江西瑞昌多地发现属于旧石器时代的石器。

这批石器在瑞昌市码头镇、范镇等地被发掘出来,石器表面有明显的人工打击痕迹和红土印痕。

从石器埋藏地层可以初步推断,古人类在瑞昌活动的时间可以至少追溯至距今10万年左右。

目前中国发现比较早的人类有云南的元谋人(中国最早的古人类,约170万年前)、陕西的蓝田人(约115万年前)、以及北京猿人(约50万年前)。

与舍利子一同出土的石碑刻上记载,这批形状和色彩各异、晶莹剔透的舍利子,是由北宋时期当地大富户余士隆埋藏在寺内。

为静住寺打工的村民齐水明,今年8月8日修挖排水沟时,无意中挖出一个正方形的小地宫,“四面都是石板,里面一个铁帽子盖住的”。

静住寺的住持界本法师表示,地宫中有6块石碑、4根石柱和一个铁函。

其中两块石碑刻有文字,记述这些舍利子的来历和供养过程。

为自己的家族和家业祈福,北宋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余士隆在静住寺内的净住禅院动工时,在殿基下埋藏200颗舍利子,用以镇住宝藏金地。

余士隆是当地的大富户,既有钱,又乐施好善,有着建造禅院和楼阁供奉舍利的强烈心愿。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5/3199112.html江西省高安市发现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 出土5000余件石制品江西省高安市发现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 出土5000余件石制品据中新网江西高安12月7日电(郑飞虎 记者 吴鹏泉):记者7日从江西省高安市官方获悉,该市在旧石器时代考古过程中发现一处旷野遗址,经中国国家文物局批准,历时一个多月的考古发掘,发现大量旧石器时代石制品。

据遗址考古发掘领队、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浩介绍,按照旧石器发掘流程,考古队需要逐步开挖土层,从第一自然层开始逐步向下深挖,在古老原生层中逐层清理出远古人类遗留下的石制品,并逐一记录下石制品的分布土层、空间三维坐标,以便还原出旧石器时代人类生活场景。

通过为期一个多月的发掘,考古人员在考古发掘现场——高安市上湖乡大卢村的火焰山从北到南,开挖了A、B、C三个挖掘区,来了解地层堆积情况和遗物密集程度、分布规律。

“目前我们从A、B、C三个区,发现有正式坐标记录的石制品大概有五千多件,数量还是相当丰富的。

据介绍,上述遗址是目前江西省首个经过正式考古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通过考古发掘,获取有原生地层的文化遗物,并采集环境和年代样品,能较确切知道当时人类生活的时代,包括使用的生产生活工具,以及其他各方面生活信息,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李浩透露称,“下一步主要做室内的分析和整理工作。

因为发掘出来的石制品数量大,所以要经过具体统计分析,然后我们再去综合探讨当时人类的生存模式和生产生活。

”相关报道:5000余件远古石器在高安出土 系我省首个经正式考古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据江西晨报:近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上湖遗址考古发掘队在江西高安市上湖乡大卢村进行旧石器时代考古时,发掘一处旷野遗址(距今约300万年至1万年),这是我省首个经正式考古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

在火焰山上开挖了三个挖掘区此次发掘出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的上湖乡大卢村,位于高安市城郊南面,毗邻锦江河畔,距高安市区约16公里。

经过为期1个多月的考古发掘,上湖遗址考古发掘队考古人员在大卢村的火焰山从北到南开挖了A、B、C三个挖掘区,了解地层堆积情况和遗物密集程度、分布规律,以寻找远古人类生活痕迹。

5000余件远古石器重见天日由于南方酸性土壤,伴生的动物化石、木制品都难以长期保存。

因此,证明远古人类生产生活的主要佐证就是当时他们用于渔猎的打制敲砸器、尖状器、刮削器、石核等石制品。

目前,从上湖遗址发掘有正式坐标记录的石制品共5000余件,数量丰富。

在高安市上湖乡大卢村的考古发掘现场,考古人员按照旧石器发掘流程逐步开挖土层,从第一自然层开始,逐步向下深挖,并在古老原生层中逐层清理出远古人类遗留下的石制品,并逐一记录下石制品的分布土层、空间三维坐标,以便还原出旧石器时代人类生活场景。

为研究我省远古人类了材料据考古专家介绍,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是指非洞穴和岩厦遗址,即远古时期人们生活在旷野中留下的遗址。

上湖乡非常适合远古人类生存,当时古人类在这片土地的生活时间较长,活动比较频繁,留下了数量比较多的石制品。

记者了解到,上湖遗址是目前我省首个经正式考古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

通过考古发掘获取有原生地层的文化遗物并采集环境和年代样品,能比较确切知道当时人类生活的时代、使用的生产生活工具,以及其他各方面生活信息,为研究江西省远古人类的起源及演化历史了宝贵材料。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历时一个多月的考古发掘,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旧石器时代的石制品,为我们认识赣鄱大地远古先民的繁衍生息历史了宝贵材料。

据悉,这也是江西首个经正式考古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

江西地处长江中下游的过渡地带,是远古人类沿江迁徙扩散的必经之地,也是史前文化交流融合的纽带和核心地区。

从2019年开始,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紧密合作,在江西开展了深入、系统的旧石器时代遗址联合、发掘与研究工作。

其中,高安市上湖遗址是此次中最为重要的发现之一,遗址地表分布着较为密集的石制品。

但由于长期的砖厂取土等原因,遗址发现时已遭到严重破坏。

10月底,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宜春市博物馆和高安市博物馆组成的联合考古发掘队,对上湖遗址开展为期近40天的考古发掘工作。

整体来看,上湖遗址石制品组合表现出明显的小型化特点,包括小型石片以及以小石片为毛坯制作的各类轻型工具(刮削器、凹缺器和锯齿刃器等)。

对上湖遗址出土石制品的后续深入研究,将为我们重新思考和认识远古先民在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技术适应策略和生计模式等问题重要信息。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1/3199359.html江西省南昌市汉代海昏侯墓出土逾5000件简牍 含《诗经》《论语》失传版本海昏侯墓出土的简牍,有少量未见于现存的《礼记》和《论语》的文句。

江西省南昌市的汉代海昏侯墓自2011年发掘以来,已出土1万馀件珍贵文物,当中包括5200馀件简牍(古代书写有文字的竹片或木片)。

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日前完成简牍释读工作,指出发现几种古代典籍的失传版本或较早版本,其中包括《诗经》、《礼记》、《论语》等儒家经典。

专家发现,简牍大部分是儒家经典及其训传,包括《诗经》、《礼记》类、祠祝礼仪类、《论语》、《春秋》及《孝经》等,另有少量未见于现存的《礼记》和《论语》的文句,惟属于哪一部佚失经书尚难确定。

不过,海昏简本《诗经》的总章数记载为“凡千七十六章”(1076章),与现时1142章之间存在较大差距。

海昏侯墓出土的文物,对研究中国汉代、经济、文化具有重要意义,在释读过程中发现的几种古代典籍,对于研究儒家学说及其经典的传播、演变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目前,对海昏竹简的保护及研究仍在进行。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2/3197170.html江西省遂川县天空出现“天狗云”(神秘的地球报道)据CNSPHOTO(肖远泮 摄):3月29日下午,江西省遂川县汤湖镇狗牯脑茶园上空,云朵酷似天狗,张口翘尾,惟妙惟肖,十分有趣。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1/3198807.html江西遂川天空出现柱形云(神秘的地球报道)据中新社(肖远泮 摄):12月19日,江西遂川天气晴转多云,天空中一云柱犹似“探照灯”,由西北至东南照射。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1/3198949.html来自英国剑桥的人类遗骸可追溯到1000年前 揭示当时社会的极度不平等性来自英国剑桥的人类遗骸可追溯到1000年前 揭示当时社会的极度不平等性据cnBeta:外媒报道,来自英国剑桥的人类遗骸可追溯到1000年前,其揭示了当时社会的极度不平等性。

研究人员对生活在10世纪至14世纪的314个人的骨骼进行了研究并仔细记录了每一次断裂和骨折,从而将社会阶层跟骨骼损伤的风险联系起来。

据悉,这项研究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中世纪欧洲经济和物体困难的理解。

据了解,剑桥大学研究中的骸骨来自三个不同的埋葬地点,那里埋葬着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的居民遗骨:一个是穷人的教区墓地;收容病人和穷人的慈善医院;还有一所奥古斯丁修道院,里面存放着富有捐赠者和牧师的遗体。

埋葬在教区墓地的工人被称为All Saints by the Castle,他们表现出了最严重的创伤,很有可能是在农业和建筑工作中受伤的结果。

在城外,许多人从早到晚都在田地里干着碾碎骨头的活,或是在照料牲畜。

”到了13世纪,剑桥已成为一个经济繁荣的集镇和内河港口,在那里绝大多数居民都是劳工。

Dittmar和其他研究人员通过X射线分析发现,他们研究的工作者中有44%存在骨折问题,而埋在修道院和医院的工作者分别为32%和27%。

在所有墓葬中,男性遗骸骨折现象(40%)比女性遗骸(26%)更常见,这一发现跟过去的研究一致,即中世纪男性比中世纪女性受伤的风险更高。

修道士虽然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精神追求和学习上,但他们也要承担日常工作来维护他们的修道院。

根据其腰带扣和埋葬地点可以确定他是一名修道士,他的两根大腿骨的一半处都有骨折,并且这种严重的损伤很可能导致了他最终的死亡。

研究人员观察到,约4%的人的骨骼损伤跟暴力有关,其中包括妇女和所有社会群体的人。

“虽然底层的生活是最艰难的,但(那时的)生活也是艰难的,”Dittmar说道。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1/3198907.html民众捕捉到“雨的界线”:一边天晴另一边下起滂沱大雨民众捕捉到“雨的界线”:一边天晴另一边下起滂沱大雨据ETtoday:下雨虽然是自然天气现象,许多民众都习以为常,但是,一位民众却捕捉到「雨的界线」,只见一边还是好天气,一线之隔的另一边却已经下起滂沱大雨,画面飞常让人惊艳。

看了影片之后,许多网友也非常惊艳,纷纷留言表示,「骑车有时也会遇到这种情形,雨就在背后追着你跑...」、「真漂亮,有疗愈的感觉」、「想看很久了 」、「老天爷在浇花」、「哇好酷」、「来的及穿雨衣吗」、「挖呜~」。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2/3197219.html末次冰期快要结束时远古人类在寒冬中把剩肉喂狼 可能在犬类的早期驯化中起到一定作用末次冰期快要结束时远古人类在寒冬中把剩肉喂狼 可能在犬类的早期驯化中起到一定作用据中新网(孙自法):施普林格·自然旗下开放获取期刊《科学报告》发表的一项考古学研究论文显示,在末次冰期快要结束时(1.4万年至2.9万年前),远古人类在寒冬中把剩余瘦肉喂狼可能在犬类的早期驯化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论文通讯作者、芬兰食品监管局玛丽亚·拉赫蒂宁(Maria Lahtinen)和同事利用简单的能值结算,估算了远古人类在1.4万年至2.9万年前狩猎的动物肉有多少能量被剩下,这些动物通常也是狼的猎物,比如马、驼鹿、鹿。

他们假设,如果狼和人类在寒冬捕猎相同的动物,那么人类应该会捕杀狼群以减少竞争,而不是驯化它们。

除了黄鼠狼这类鼬类动物外,论文作者发现所有猎物的蛋白质超过了远古人类的食用量,导致有多余的瘦肉可以喂狼,从而减少了对猎物的竞争。

论文作者认为,虽然远古人类可能在植物源饮食有限的冬季更依赖动物源饮食,但他们大概没有适应全是蛋白质的饮食,他们可能更喜欢高脂肪和油脂的肉类,而不是高蛋白的瘦肉。

论文作者表示,由于狼只靠蛋白质也能生存好几个月,远古人类或许将多余的瘦肉喂给了他们养的狼群,在寒冬数月里建立了一种陪伴关系——将多余肉类喂狼可能促进了与捕获狼群的共同生活;将家养狼作为捕猎助手和护卫也许加速了驯化过程,最终实现了完全的犬类驯化。


以上是文章"

参考资料:https://www.donews.com/news/

"的内容,欢迎阅读天天向上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