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向上教育网

——《春秋大义》辜鸿铭换句话说,John Smith 把这种书看得

简介: ——《春秋大义》辜鸿铭换句话说,John Smith 把这种书看得再多,把所谓的“中国人气质”了解得再透彻,在大家面前说得再欢实,也当不成“中国通”。

看见中文说得好、肚子里有中国墨水的老外,咱们都爱喊一句“中国通”(Chinese scholar)。

但是,许多有见识的老外——哪怕这位牛津+复旦的双料硕士、来华17年的英国学者斯明诚(Did Symington)老师,都未必敢接这个称呼。

按斯明诚的话讲,这个叫法的分量重到让人“折寿”。

而把“中国通”的门槛拉那么高的,是一位华人学问家。

来自华人家庭的“英国通”这个学问家,在前些日子大火的《觉醒时代》里露过面。

既然主题是“觉醒”,片子里的人物装扮上就得切题:不少进步人士都西服革履的,再不济,也是短发配个长衫。

这副“大清遗老”打扮的小老头,就是当时名贯中西的大怪才,辜鸿铭。

打小就被生父教育“咱是中国人,不能忘本”;到了义父那里,辜鸿铭又被逼着把莎翁和培根的著作都背了个遍,其中意思不大懂,但也打下了博闻强识的底子。

生长在这种东西方文化交融的环境,辜鸿铭就被耳濡目染成了一个“煮鸡蛋”:外(蛋壳)黄,里(蛋清)白,内(蛋黄)黄义父看“鸿铭孩儿”是个好苗子,就把他送到了英国读书。

辜鸿铭也挺争气,中学读完了,考进了爱丁堡大学,把英国文化和思想学了个通透,成了深受学界赏识的“英国通”。

怪才眼中的“中国通”的门槛辜鸿铭觉得,西方的汉学界存在一个“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的时弊:所谓的“中国通”大多都徒有虚名。

Among Europeans in China, the publication of a few dialogues in some provincial patois, or the collection of a hundred Chinese proverbs at once entitles a man to call himself a Chinese scholar.许多身居中国的欧洲人,他们出版了几本关于中国某几省的方言汇编,或者收集了百来条中国谚语之后,便立即有权自称为汉学家。

——《春秋大义》辜鸿铭其实辜先生这门槛着实不低:当时中国影响力薄弱,西方的汉学界尚处在初级阶段,那些对中国略知一二的老外,已经算“矬子里拔”了。

就连主动去了解、记录中国文化的老外,都难逃他的的口诛笔伐;对于那些自我感觉良好、故意曲解中国的西方人,辜鸿铭更不会口下留德了。

辜鸿铭给这类人取了一个统称,叫“John Smith”。

这名字放在中国,就相当于“王钢蛋”、“李狗剩”这类的大俗名。

John Smith 们去了解中国,“满足好奇心”只占动机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想让自己的一些不着边际的优越感“有典可循”。

而在信息技术落后的19世纪末,他们获取中国的信息主要靠这本书——Chinese Characteristcs(中国人的气质)。

虽然鲁迅先生曾从中受到过一些启发,充实了他的批判精神;但单从内容上来讲,斯明诚在结合来华17年间的亲身体会,认为这本声称“描写中国人文风俗”的著作,实则充斥着各种肤浅的偏见。

那些拜读 Chinese Characteristcs 的 John Smith 在辜鸿铭眼中,自然形象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really educated person and the half-educated one is this. The really educated person wants to read books which will tell him the real truth about a thing, whereas the half-educated person prefers to read books which will tell him what he wants the thing to be. John Smith in China wants very much to be a superior person to the Chinese and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proves" conclusively that he, John Smith, is a very much superior person to the Chinaman. Therefore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becomes a bible to John Smith.那么,真正受到过教育的人和半受教育者之间的差别就在这里:真正受过教育的人总想去读写能揭示事物真理的书;而那些“半瓶子醋”则更喜欢读那些所揭示的内容跟他主观想法相一致的书,好从中了解他受虚荣心驱使所希望发生的那类事情。

John Smith极想成为凌驾于中国人之上的优越者,而《中国人的气质》也最终“证明”John Smith 确实比“中国佬”优越得多。

——《春秋大义》辜鸿铭换句话说,John Smith 把这种书看得再多,把所谓的“中国人气质”了解得再透彻,在大家面前说得再欢实,也当不成“中国通”。

毕竟喜欢死盯着一颗“绿豆”看、不做思考的,只有王八。

综上我们不难看出,在辜鸿铭的法眼里,对中国了解得太浅,抑或是太歪,都不值一提。

“中国通”有资格被点名批评那么,他会怎样对待一个真正的“中国通”呢?

翟理思最大的一项成就,便是对威妥玛(Thomas Wade)的汉语拼音系统进行改良,最终创造出了威妥玛-翟理思(Wade–Giles)式拼音,比我们当今广泛使用的汉语拼音早近1个世纪。

今天,除了港澳台地区,中国内地也有不少的事物,仍然沿用这种拼音系统:比如,许多人社交必备的“华子”(中华香烟),就被音译成了“Chung Hwa”;俗话说“烟酒不分家”,我们消夏常见的“青岛(Tsing Tao)啤酒”也是这种译法。

按理说,翟理思先生也算是开宗立派的人物了,而怪才辜鸿铭却并不打算给他留太多面子,他指出:为翟理思所有的研究,依然跟中国的基本情况相去甚远。

这顿批评挨得冤不冤枉,在《论语》的一句话里就能见分晓:【英文】Zi Xia asked about filial piety。

孔子说:“孝顺父母,做到发自内心的和颜悦色,这是最难的。

翟理思给出的是“hard to define”,即“很难定义‘孝’是什么”。

无论从中文字面的解读,还是对中国道德的理解,翟理思都搞错了:西方人持有的道德观是,只要严格遵守义务和规矩即可,至于是否做到“发自内心的和颜悦色”倒是无所谓。

即便冒着“老外被”的风险,辜鸿铭仍旧没有放低他的标准。

正所谓盼之深,责之切,他太希望能有更多靠谱的人,来把中国故事讲述给世界了。

而今天,在第二届“用英语讲中国故事”活动上,来自100多个国家的外国青少年,共同讲述自己对中国文化的理解。

他们都不是“中国通”,但他们都对中国有着各自的情怀与向往。


以上是文章"

——《春秋大义》辜鸿铭换句话说,John Smith 把这种书看得

"的内容,欢迎阅读天天向上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