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向上教育网

”唐煜伸手,在她的脑袋上重重敲了一下

简介: ”唐煜伸手,在她的脑袋上重重敲了一下,以示惩戒,“让薛胜衣先送你回去,本王再待会儿。

两人正吃得高兴,外面传来一阵骚动,薛胜衣闯进,“殿下,了,刑部严介和家的二公子死了。

”沈筝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他之前犯的是强抢民女之罪,家里陪了两千块银子完事,“走,去看看!

”沈筝突然觉得有意思了,点不由地打了个嗝,哦,原来是吃饱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殿下一起吗?

”“急什么,一会大理寺来人,等他们来了,你再去。

“你们动静小点,我还开门做生意啦。

”说话的是老鸨红姐,声音中听不出半点恐惧,像司空见惯一般。

一个男声响起,“本官是大理寺寺正陆有常,你将事发经过同本官说一遍。

”声如洪钟,没有半分收敛之意。

红姐路过唐煜所在房间门口时顿了顿,心说,可别惊着里面这位爷。

沈筝拉门而出,与陆有常面对面,施礼道,“原来是陆大人亲自过来了。

”陆有常鄙夷地撇撇嘴,“没想到沈师爷对这种地方也有兴趣,不知你表兄知道吗?

”薛胜衣亮出了令牌,“陆大人,现在死了人,麻烦你先断案。

”然后他一指沈筝,“沈公子现在为殿下做事,殿下颇为关心此案。

”听薛胜衣这么一说,陆有常哪敢怠慢,对沈筝的不屑之意消失不见,“殿下”二字足够让许多人趋炎附势,“沈师爷请吧!

”沈筝当仁不让,跨出一步,既然是殿下的人,就不能给殿下丢人,殿下说了面子最重要。

房间,地上躺着一个男人和一只摔碎的酒杯。

“来人,看看这酒里有没有毒。

”陆有常命道,他也有自己的小九九,顾博言在殿下那破了一个案子直接升到了四品,自己要是破了这个案子,怎么着也能混个从四品,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攀上楚王这棵大树。

沈筝觉得问题不在酒里,她蹲下身子,稍微检查了下二公子的尸体,撩起袖子,发现他手腕上有被捆绑过的痕迹。

“没有,验尸得带回大理寺。

沈筝看向薛胜衣,“薛大人,麻烦你脱了他的衣服,检查下他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

陆有常不甘示弱,两人差点撞上,“不可,这尸体本官得带回大理寺,由仵作来勘验。

”薛胜衣道:“陆大人,现在外面的人正多,恐怕抬尸体出去不妥吧!

”红姐也在一旁附和道:“对,对,要不等一会儿人少了你们再弄走尸体。

”“这怎么行,本宫必须马上回去验尸。

他是知道沈筝的能耐,若一直在这等着,让沈筝发现了什么,这案子恐怕就没他什么事了,先机很重要。

薛胜衣在陆有常耳边低语了几句,陆有常大惊,道:“那本官再等等。

”薛胜衣见他往一边退了退,自己三下五除二把二少爷身上的衣服剥了下来。

沈筝在房间了搜了搜,没什么特别的发现,酒被确认过没有毒的…

她突然想到一事,问道:“红姐,你们平日可有给客人吃什么…

”一个女孩子家家实在说不出那两字,想了一会,才找到合适的措辞,“助兴之药。

”红姐先是一愣,马上便反应了过来,笑道:“师爷就是有文化,说出来的话也不一样。

有,我们这里独门的得春丹。

”沈筝把手伸到她的面前,“拿来。

”“这…

”红姐这才磨磨蹭蹭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品,“这药可凶,吃一颗,能…

薛胜衣轻咳一声,“红姐,你说话可得小心。

”被薛胜衣这么一描,沈筝肯定,殿下吃过,于是心里狠狠鄙视了一把,但嘴上却问,“这药哪来的,有方子吗?

”红姐神秘地笑了笑,“小兄弟,我看你这身子薄,吃一颗保证让你…

”“沈筝,走!

2.自讨苦吃唐煜和沈筝上了马车,沈筝表现出对刚刚讨来的一瓶药非常感兴趣,时不时将药倒在手中,闻闻,放回去,然后看唐煜一眼,唐煜不耐烦道,“说话!

”沈筝嗫嚅了一会,终于开口,“殿下服用这药后有什么感觉吗?

”唐煜拿过她手里的药瓶,倒出一颗,在手里把玩着,“你当真想知道?

”“这…

”沈筝不能肯定,更多的还是对这药的好奇,模糊道,“也许有,也许没有。

”唐煜将药放在自己双唇之间,沈筝一瞧急了,“你干嘛?

”伸手要抢,唐煜一躲,两人这么一来二去的。

药就那么不小心滚到了唐煜的嘴里,接着是食道,接着是胃里,沈筝大惊,“殿下…

”唐煜干咳了两声,横眉冷对,凶道,“你…

”“我又没让你吃,我就问问,再说,吃就吃呗,去暖香楼找女人还是回府找王妃?

”说着说着,沈筝的舌头开始打结,难以置信,自己能说出这么贴心的话。

“本王要你,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

沈筝闪到最旁边,“我是女官,不是你的通房丫鬟。

”唐煜冷哼一声,“你不是问我吃了这药有什么反应吗?

不过一会儿就知道了,你等着。

”唐煜本来想逗她玩的,谁想这次乐子大了。

唐煜恨得牙痒痒,咬了咬后槽牙,“她点名说是本王了吗?

”“她说…

”沈筝努力回忆了下,好像没有,可眼下怎么办?

两个人的争吵声被外面的薛胜衣听到,他有些懵,自家殿下这回玩大了,难道…

难道之后的,他不敢想。

能感觉得到,马车速度比之前更快了几分,唐煜怒吼道:“薛胜衣,你想干嘛?

”“殿下,一会就到王府了。

”这龙寒河是贯穿整个京城的一条河,在城西边,有一个滩涂,唐煜要去的就是这里。

薛胜衣再也不敢开口,转了个弯,直接去了龙寒河。

唐煜扯了扯衣领,一边是快要冲破头顶的欲望,一边是看着沈筝的那双阴寒如潭的双眸,“老实待着,不准下车。

”沈筝看到是眼前男人恐怖的自控力,“哦!

沈筝撩起帘子,看着唐煜的背影,壮着胆子道,“殿下,记得告诉我,有什么感觉。

”唐煜这个心里悔呀,刚刚就应该把她带回府给办了,反正自己不小心吃了药,真较真,她也有一半的错。

可是,谁让自己喜欢,舍不得,沈筝,这笔账迟早本王会找你讨回的。

不知在冷风中站了多久,他觉得身上的热潮已经退了差不多了,自嘲道,这药还是有些用的。

唐煜害怕上了马车,见了沈筝这药劲还得上来,便来到马车的窗户边敲了敲,从里面露出一个睡眼朦胧的脑袋,问:“你好了?

”唐煜伸手,在她的脑袋上重重敲了一下,以示惩戒,“让薛胜衣先送你回去,本王再待会儿。

”沈筝揉揉眼睛,“我等你。

”“这里凉,睡着了会感冒。

”唐煜看她那副明明困得要死,还在死撑的样子觉得心疼,其实他自私地想沈筝就这样一直陪着自己,既然她说不走,那就不走吧!

唐煜就这样站了大半夜的功夫,身上觉得有几分寒意后,上了马车,沈筝已经倒在一边睡着了,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她睡着的样子,可是今晚,他的心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现在不能回楚王府,府中还不知谁是安玉琳的人,若被看到,再被传了出去,沈筝的日子定不好过。

广德王府的下人见唐煜深夜来访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忙去禀报了唐炯。

唐炯哪敢怠慢,穿了一件外衣便跑出来,“皇兄出什么事呢?

”唐煜的一只胳膊被沈筝紧紧拽着,她似乎还在睡。

唐煜挪一步,她跟着挪一步,嘴里还在不停地嘀咕着,“到了吗?

”唐炯见了一皱眉,“皇兄,你真有…

”唐煜一撇嘴,“女的。

”眨眨眼,又揉揉眼,再眨眨眼,“皇兄你这是到我这来吗?

”唐煜表示自己很无奈,指了指两个女婢,“你们扶她下去,找个房间睡觉。

”没等唐炯说完,唐煜狠狠瞪了他一眼,声音戛然而止。

“反正你也起来了,陪我喝两杯。

”唐煜拦过自家兄弟的肩膀,回头向沈筝消失的地方看了看,目光中全是不舍。

唐炯也看了一眼,带着讽刺的意味道:“皇兄喜欢?


以上是文章"

”唐煜伸手,在她的脑袋上重重敲了一下

"的内容,欢迎阅读天天向上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