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向上教育网

”冯冠文说,受到王志坚影响

简介: ”冯冠文说,受到王志坚影响,大二下学期后的暑假开始,自己放下音乐“玩命的考研”“拿出当年练琴、舞台上演出的劲头”,结果是“学习状态很好”“也获得了当年搞乐队一样的快乐”。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郑琳 通讯员 程振伟卫鸣璋大学里的吉他社,总是有长发飘飘的帅哥,他们往往和“摇滚”、“朋克”、“不羁”这样的词联系在一起,好像和“学霸”沾不上边。

”这三个“精神小伙”分别是上上上届会长王志坚,考上的是上海大学金融学研究生,目前是准研三学生;上上届会长冯冠文,今年考上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研究生;以及上届会长卫鸣璋,今年考上了杭电本校的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研究生。

不是,更确切的说法是,“他们是典型的‘大学里的摇滚青年’”。

四年本科生活,他们的大部分时间花在练琴、演出、创作上,他们对音乐是真的热爱,即便是经历了一年三点一线式的考研,冯冠文坦言“那颗摇滚的心依然滚烫”。

杭电虽然以工科见长,学生搞社团的氛围一向很好。

学校数百个社团,“历史在十年以上的”有好几十个。

就因为搞社团,还出过郑钧、刘瑞琪这样的成名歌手。

据说,郑钧就是杭电吉他社的创始人之一,当年正是在杭电吉他社,他写出了那首传唱久远的《灰姑娘》。

总之,王志坚、冯冠文、卫鸣璋他们,在吉他社的四年时光里“对音乐有着炽热的喜爱”,也希望在毕业之后,能把坚持弹琴、坚持唱歌作为自己一生的习惯。

”冯冠文告诉记者,杭电吉他社每届都有上百名会员,能上场的乐队也有将近十支,摇滚能搞得起来,而且源远流长,“是因为群众基础好”。

据了解,因为摇滚氛围好,久负盛名的音乐节就在杭电校园举办过专场,杭电乐队得以登场。

最近两年,杭电校园十佳歌手大赛,从头到尾的伴奏都由吉他社乐手“操刀”。

在杭电,据说有两类学生最受瞩目,一个是“搞竞赛好的”,一个是“弹吉他牛的”。

冯冠文在音乐节像弹吉他一样考研冯冠文和卫鸣璋坦言,王志坚“突然不搞乐队了,疯狂的学习”,这些对他们触动挺大。

在杭电吉他社,他们都有几乎一样的经历。

为了登上舞台“光芒四射”,为了“成为那颗最亮的星”,他们在大一期间都经历过“疯狂的练琴”。

“大家都是天生的热爱音乐和乐器,初高中时期不可能花很多时间搞音乐,一上大学就好像要把失去的音乐时光都弥补回来。

”王志坚说,大一大二专注搞乐队,有失也有得,失去的就是“在玩乐队之余,自己还是有很多事没做好,没有好好把握住那些流逝的时光”,得到的则是“集中时间很专注的做某件事,这种一心一意做好一件事的感觉真的很棒”。

在学校里,搞音乐搞得久了,突然想在自己没有证明过的学习上证明一下自己。

当时,这个想法在吉他社里有些“另类”。

可是王志坚付诸实施了,而且他在考研备考中获得了当初练琴一样的快乐——专注、寂寞。

“搞乐队,观众就是你的舞台;考研,自己是自己的舞台。

从大一、大二的花很多时间搞社团、做乐队,到大三的突然掉头考研,冯冠文认为是“水到渠成、一气呵成”。

“越是玩音乐,越感到时间宝贵,需要自己分配好搞音乐和学习的时间,所以倍加珍惜时间。

”冯冠文说,受到王志坚影响,大二下学期后的暑假开始,自己放下音乐“玩命的考研”“拿出当年练琴、舞台上演出的劲头”,结果是“学习状态很好”“也获得了当年搞乐队一样的快乐”。

“认真的搞音乐”“专注的学习”,“结果都不会差”。

右二是王志坚对卫鸣璋而言,看到自己的前两届会长都考研上岸,自己的直觉就是“传承好这个惯性”。

“大家做音乐,都是有态度的,认真、执着,做出点大家认可的东西来。

后来,大家又专注的学习、考研,也做出点成果。

”卫鸣璋调侃道,自己大学末期的学习是“拼了命”,所幸“也在学习上勉强得到了在校园音乐上一样的小小成就”。

王志坚和冯冠文都坦言“卫鸣璋是一个只要认准做一件事,便不会被太多外界的噪音干扰,并且非常专注的人,无论是练琴还是学习,只要是下定决心做的,便会300%的付诸行动。

”“大学生做社团、搞乐队,不纯粹是为了玩,而是发挥个人所长、找到自我、释放自我。

吉他社的三届社长,校园摇滚和学习考研两不误,说明了‘用力的做事’必能有所收获。

希望社团能把这种认真、专注、用力的精神传承下去,当然了,不一定都是要用考研来证明这些。


以上是文章"

”冯冠文说,受到王志坚影响

"的内容,欢迎阅读天天向上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