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向上教育网

目前,韩国仍然在当中

简介: 目前,韩国仍然在当中,而「N号房」爆出后,不同的派别都有为发声,但这些人的反应却让人不禁为韩国女生感到悲哀。

上个星期,韩国爆出最大型的性侵犯,有骗徒用不法途径骗取少女们的个人资料和照片,并威胁她们拍下不同的照片、影片、甚至是各类型被性侵犯或涉及尿粪的影片,再利用Telegram分享给会员而获取金钱利益,被称为「N号房」。

「N号房」爆出后,让大众哗然,虽然其中一位主脑Choo Joo Bin(音译:赵主彬)经已落网,但因为案情严重,牵连受害女生有70多人,更有些是未成年的小孩,加上付费会员估计多达26万,实在令人感到非常气愤,因此有关此案在青瓦台的联署已经有数百万人签署,社会倾向要求严惩主谋,以及公开所有 Telegram「N号房」的会员资料。

目前,韩国仍然在当中,而「N号房」爆出后,不同的派别都有为发声,但这些人的反应却让人不禁为韩国女生感到悲哀。

主犯赵主彬正确一点说,赵主彬是属于「N号房」延伸出来的聊天室「博士房」的经营者,而「N号房」的经营者「godgod」依然未落网。

赵主彬所经营的「博士房」的内容不但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对于女生的伤害和侵犯程度,更是让人咋舌,他会要求被害的女生在身上刺上「」、「博士」等字,把她们当成自己的作品。

赵主彬在落网后,从未对受害女生道歉,反而说了一句:这一切无法停下的恶魔生活,现在感谢大家终于让我停止。

例如他表示,自己曾经收买女明星身边的工作人员,希望能获得女星们的偷拍照片;他亦曾经向会员表示,自己手持女明星出道前所拍的影片和裸照,以获得更多金钱利益。

而赵主彬在期间就表示是自己的所为,不过根据所指,应该与赵主彬无关,他之所以这样说只是在吹牛,为了抬高自己的个人名声而编出来的谎话,可见他根本毫无悔意,不但不认为自己伤害了无辜的女生,更认为自己应该做更多,非常可耻。

聊天室成员现在韩国社会大部分人的意见,都偏向严惩犯案者,亦要求公开有份加入 Telegram「N号房」的所有会员资料,更有不少明星艺人公开发声,认为所有看过「N号房」内容的,都是加害者之一,没有一人是无辜的。

在激愤的社会情绪下,不少疑似聊天室成员都纷纷上网询问,「假若我不小心加入了N号房,了影片,但现在已经删除了Telegram,会被惩罚吗?

」为了脱罪,有不少聊天室成员用尽各种理由为自己的行为作开脱,但要知道,「不小心加入N号房」是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首先,你要不小心注册了Telegram,再不小心得到了「N号房」中成员的邀请,而聊天室的会员费用是要通过 Bitcoin 比特币付费的,所以你亦要不小心注册有关的帐户,再不小心付费,然后聊天室的规矩是要求会员要不断和自己所拥有的照片或影片,才能继续观看,所以你亦要不小心加入讨论。

说自己「不小心」加入聊天室,不是在挑战人类的智慧底线吗?

根据韩国媒体报道,「N号房」有一个延伸出来的聊天室名为「臂章房」,是会员们专门把受害女生的表情造成表情包,再互相分享的地方。

爆出后,韩国有一位男子跳汉江身亡,他在遗书中提到,自己并不知道会闹成这样,对于曾经加入「N 号房」感到很内疚,觉得对不起家人。

吴德植法官除了「博士房」的赵主彬外,韩国还拘捕了另一位姓李的男性,他除了有份管理「博士房」外,自己亦开设了另一个名为「太平洋远征队」的聊天室,同样是发放女生们被侵害的影片。

吴德植是之前负责审判具荷拉控告前男友偷拍的法官,当时他不但轻判了崔钟范,更硬性要求要看崔钟范偷拍具荷拉的性爱短片,对于受害人具荷拉来说,绝对是造成了二次伤害。

其后,在审理张紫妍时,吴德植亦轻判了有关的犯人。

在处理一些偷拍者和在网络分享影片的罪犯时,吴德植亦偏向轻判,甚至只是判处缓刑了事。

所以,目前韩国社会上很多人都害怕「N号房」交由吴德植法官审理的话,罪犯都会因此而被轻判,对于受害女生来说,肯定无法彰显公义。

「N号房」或许正好唤起了韩国社会对于女性议题有着更多关注,事实上,女权主义近年一直是韩国女生渴望探讨和宣扬的议题。

假若韩国男士都懂得尊重女性的话,就不会再发生「N号房」、偷拍、性侵等让人听到也感到难过的事情了。


以上是文章"

目前,韩国仍然在当中

"的内容,欢迎阅读天天向上教育网的其它文章